無人區。

唯恐君心似我心。

【晓薛】独爱2

#建议配合上篇食用


#现pa注意⚠


#晓星尘视角,无剧情,只内心独白⚠


#ooc归我⚠


#没有重圆⚠


我和薛洋分开了。


也没别的什么持续不停的暴风雨把我们之间的感情推翻,只是突然之间的爆发,就那么一瞬间。


把一切吞噬,如狂风过境,如暴雪侵袭,如山崩海啸,过去之后,片甲不留。


我知道他在埋怨什么,也知道他在委屈什么。


我给不了他的,我很愧疚,也很难过。


也许是因为我对每个人都是以礼相待,才会导致他认为我心目中他也一样是平等的、平庸的、平凡的一个。


可我不是。


我把他放在了很高的位置,在我的心里面。你问我为什么不放在心尖?因为心尖比内心深处更容易收到来自外界的压力与冲击。


我不愿。


可我没想到过,当这颗心脏变得有些拥挤现在最里面的他会不会为此难过委屈。是我的错,我的忽略与那一丝侥幸,我以为他不会太过在意。


可现在没有以为,也没有后悔莫及。


他删掉了我的联系方式,以为这样就能远离我,可习惯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在最常去的早餐店遇见,在最爱的约会地点撞上巧合,在每一个有我们回忆的地方不断的擦肩而过。


习惯最可怕,在你一次次以为遗忘干净的时候不断的提醒你,挖开那片结痂的伤口,直至鲜血淋漓。


我控制着我自己不要回头,可身体不听使唤。


我抓住了他的手,像以前一样紧握,可他终究从指缝间溜走,逃脱。


我以为我会歇斯底里,会失掉所有风度,会拼命求他不要离开我。


可我只是沉默着,在他走了之后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眼泪悄然滑落。


我已经从他眼里找不到那簇火苗了。


那簇火苗里包含着对我的喜欢、依赖,对我的信任与信仰,对我放开的柔软,关于我的一切,此时已经化成了火烧过的余烬。


再无跃动,再无我。


【晓薛】 独爱

#现pa,晓薛兼曦瑶,注意避雷⚠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晓星尘会有点渣,有点。⚠

  

#可能有后续,吧。(…)

#三观可能不正系列。⚠

───────────────────────

你爱我,却不是只爱我。

你的爱可以分给很多人,但我是你的恋人,我本妄想我能将这份爱独食。

我要你的独爱。

晓星尘。

───────────────────────

       薛洋和晓星尘分手了。

       听到这消息金光瑶头一次在薛洋面前如此失态,被咖啡呛到脸色通红,咳嗽的眼泪都泛了出来,一旁坐着的蓝曦臣慌忙将他揽至怀中轻柔拍抚他的脊背。金光瑶摆摆手从他怀里挣出来,一脸严肃的看向坐在对面哼着小调的薛洋。

       薛洋见状嗤笑一声,懒洋洋地靠在咖啡厅里柔软舒服的沙发背上,懒散开口道:

     “我知道你激动,可您老人家也不必如此慌张,我好得很。”

     “你少给我打岔──你和他怎么回事?七年之痒都熬过来了,还能有什么说不开的?”

       金光瑶拿过桌上纸巾优雅地拭去唇畔咖啡渍,换了一个更加正经的坐姿,和蓝曦臣皆面色严肃地看着薛洋,像是在审讯一个犯人。

       然而这个犯人不知错在何处,有一搭没一搭的搅着杯中融化了的冰激凌,状似无感地耸耸肩。

     “没感觉了呗,不就那样。”

       这场“审判席”最终不欢而散,薛洋站在街边目送两人离开之后,头一次觉得有些迷茫。

       不知何处能归。

       他把行李从晓星尘家里搬了出来放在旅馆里,他们一手养大的大肥橘他带不走,临走前依依不舍地薅了一把它的尾巴,气的这猫差点在他手上划三道,他也就作罢了。

       得,活这么久,不光被人嫌弃,连猫都嫌弃起来了。

       他又想起他们分开前的那个夜晚,他和晓星尘各自坐在沙发的一边,中间是一片狼藉,和一地被踩碎了的心。

       他想,玻璃碎片扎进脚里真疼呀,把晓星尘从心里扯出来也是。

     “分手吧晓星尘,分手吧。我够累了。”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喑哑难听,像是喉咙里落了灰,想咳咳不出,心里闷着一块大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

       晓星尘好像说了什么的,但他一句都听不见了。他麻木的从一地玻璃碎片上踏过,疼痛也不觉得。

       然后?然后他就毅然决然搬走了。

       分手的导火索只是因为晓星尘忘记了今天是恋爱八周年纪念日,出去陪朋友阿箐玩到半夜了而已。

       没什么感情是能一朝一夕间就被摧毁,恍若狂风过境,寸草不生,徒留一片荒芜,什么都不留下。那些在几千个日子里一点一点积攒下的所有怨气与委屈是为了一朝爆发,它们才是真正的导火索。

       【你的爱太广泛也太廉价,这不是我想要的归宿与家。】